记者 郭璐庆 王娟娟

11个跌停后,乐视网(5.080, 0.26, 5.39%)(300104.SZ)较公募基金预判提前2天打开跌停板,截至收盘上涨5.39%。前一日“刀口舔血”并尝到甜头的游资,更是蜂拥而上。

巧合的是,2月8日恰好是2亿定增股的解禁日。

盘后龙虎榜的交易情况显示,买一到买五席位最大买入额1.36亿,买五约3200万。华南一位私募基金负责人在私下交流中表示,没有主力资金活动的迹象,更像是完全的市场行为。

一位曾长期重仓乐视网的投资人告诉记者,他已在2017年年初清仓走人,在其看来,乐视网“已经不剩下什么了”。

打开跌停,谁在刀口舔血?

11个跌停后,乐视网在复牌后的第12个交易日打开跌停板,截至2月8日收盘,乐视网上涨5.39%,盘中一度触及涨停,全天成交额逾40亿。

前一交易日,乐视网放量,全天成交额近4亿。2月7日的龙虎榜数据显示,东方证券(14.240, -0.52, -3.52%)杭州龙井路营业部、网信证券沈阳兴华南街营业部、华泰证券(18.220, -0.14, -0.76%)南京解放路营业部、兴业证券(7.260, 0.03, 0.41%)杭州清泰街营业部、海通证券(12.950, -0.07, -0.54%)杭州文化路营业部等多个营业部游资席位出现在买入金额最大的前五名。

有消息指出,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正是牛散章建平的席位之一。尽管“撬板”失败,但抄底的资金似是在为解禁日的大涨做铺垫。乐视网在复牌后的第12个交易日打开跌停板并在盘中一度触及涨停。前一日跌停板买入“刀口舔血”的游资,尝到了甜头。

第一财经独家了解到,某小型游资在2月7日跌停时抄了几千万,类似这样的资金也很多,号称是受到章建平的感召。

“昨天亏了好多,今天终于回了一口血,买乐视网买了几千万。”该小型游资在2月8日感慨,连续两个交易日乐视网成交放大特别是昨天成交额更是超过40亿,不少游资会参与其中,并且是主力。

“类似于重庆啤酒(20.500, 0.24, 1.18%)当年跌停的行情。就是游资的操作手法,把散户吸引进来,赚一笔快钱,跟基本面没有关系。”北京一位定增基金负责人分析。

“现在的监管非常严格,大资金不好参与,最后被查出来会罚得更多。”上述华南私募负责人则不太同意这种观点,“如果我是大资金,我就不会参与。”

“市场对乐视的关注度太高,很多人会在这个价格博一下,小散买个几百股,大户买个几万股。”某私募基金负责人王峰(化名)亦称。

某上海券商人士认为,买乐视的,有些是为了自救,有的是博短差,有的则是长线资金。他们认为孙宏斌一定会要这个壳,而且可能是孙的一致行动人。

一位曾经长期投资于乐视网的投资人则告诉记者,他在2017年年初便将乐视网悉数清仓。“目前乐视不剩下什么了。”他说。

2亿定增解禁,机构逃出

2月8日,同时也是三大基金公司与章建平共计2.13亿定增股的解禁日。

2016年8月8日,乐视网非公开发行新增股份,在2017年8月的10转10后,4名发行对象共计持有2.13亿股,2018年2月8日正好是这2.13亿股的解禁日。

此次解禁,共计4名股东、94个证券账户。其中章建平一人持有4976.7万股,持有比例占到乐视网总股本的1.25%。

此前,多家基金公司将乐视网的估值下调至3.92元/股左右,相当于复牌后有13个跌停。“乐视的整个过程公募都在对上市公司进行重估,最后的估值也是按照公告调至3.92元/股。”一家曾参与乐视网投资的基金公司人士向第一财经表示。

受访人士指出,在2月8日的大涨中,解禁的定增股很有可能顺势卖出。

“不管之前亏多少钱,按照合同规定,优先级跌去30%必须强制平仓,除非优先级说可以不用强制平仓,但是谁也不敢担风险,如果跌得更多怎么办。风控肯定会要求强制平仓。所以大概率是在今天卖掉。”上述北京定增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

2月8日的龙虎榜显示,买入金额前五名上,依次是中泰证券德州三八中路营业部、中国中投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营业部、海通证券丽水城东路营业部、华鑫证券广州广州大道中营业部以及长城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其中中泰证券德州三八中路营业部买入1.36亿,卖出68.8万。

前五大卖出席位上,出现了2个机构席位。这两个机构席位分别卖出了1.11亿和9510万。“从龙虎榜也可以看到,卖方也处在正常的范围内,没有资金大卖,机构席位卖出,很可能是属于基金,那么卖出行为也很正常。”王峰表示。

2月8日盘后成交也显示,买入金额前五位除了第一位的席位买入过亿外,其余四个席位买入额都在千万量级。

“买一(席位)一个多亿,到了买五也不多只有3000多万,没有主力资金活动的迹象,完全的市场行为。”对此,王峰分析。

“如果有一个营业部今天交易额超过5亿,就是这个资金主导了反弹。”2月8日下午,王峰私下交流时表示,因此从2月7日的成交来看,几百万的资金对游资而言并不多。

第一财经也了解到,一位被乐视网深套的投资者在2月8日并未选择卖出。他戏称自己是乐视网的“佛系投资者”,仓位低又套太多,不得不变成长期持有。

“我的打算是等待,等待孙宏斌把乐视网理顺,等待乐视网的‘雷’都清空。”该乐视网投资者称。

赌孙宏斌将再次出手?

就像被深套的投资者一般坚守,或者在跌停板刀口舔血的部分投资者,他们一个主要的共同特点是对孙宏斌有所期待,在赌融创会再度增持乐视网,成为真正的实际控制人。

“跟贾跃亭比,孙宏斌肯定是更好的老板,只要慢慢把乐视网的业务理顺。”自称“佛系投资者”的孙平对孙宏斌和融创却抱有并不佛系的期待,尽管认为乐视网的雷目前没有排除干净,但她相信孙宏斌会对乐视网再度出手增持。

类似的想法也出现在第一财经采访的部分机构人士身上。他们认为,以孙宏斌的风格和表态,一定会要乐视网这个壳,融创会对乐视网进行重组,使之与贾跃亭彻底切割,取而代之。

实际情况是,尽管贾跃亭从乐视网卸任,但留下75亿的关联欠款难以解决,股权质押的爆仓信息秘而不发,乐视网“大洗澡”的年报也尚不明晰,一系列的因素都决定了孙宏斌想要出手并不容易。

2017年1月,融创以中国好老乡的角色入股乐视网,孙宏斌曾高调表示“一个多月的尽调,比贾跃亭还了解乐视网”。此后,孙宏斌也一再向外界传递会将乐视网拉入正轨的信号,甚至自称“搞不好乐视网,会留下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在1月23日的重组说明会上,当被重提对于投资乐视网会否遗憾时,孙宏斌态度悄然生变,回答显得分外灰心,表示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也只能遗憾。与此同时,乐视网也表示,融创方面尚未向公司表达进一步增持的意向。

无论如何切割,孙宏斌在乐视网身上的收益,融创是否会对乐视网重组,仍然与贾跃亭的“麻烦”休戚相关。记者最新从接近乐视网和融创的人士处了解到的是,尽管融创系已经从乐视控股手中全面接管了乐视网,公司内外皆自称“新乐视”,但对于孙宏斌是否打算增持乐视网目前“没人知道他的想法”,一个可见的事实是,乐视网股价涨起来更会加大孙宏斌出手的难度。

(第一财经记者黄思瑜对本文亦有贡献)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